对话高层 l 好基因更要靠后天努力l 访铂力特总经理薛蕾博士

铂力特成立于2011年, 研发投入每年过千万,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技术实力最强的金属增材制造技术提供商。铂力特创始人黄卫东教授从1995年开始进行金属增材制造技术研究,是国内最早开展相关研究的著名学者。

铂力特成立时继承有西北工业大学基于航空航天工业的优秀基因,又有着黄卫东教授在工业界强大影响力,可谓是根红苗正,比一般的创业公司有着难以匹敌的先天优势。

作为最早进入到3D打印行业的企业之一,在金属3D 打印领域,可以说铂力特自身就是一个标杆,那么铂力特是如何确定和寻找发展方向的? 公司文化和价值观是品牌的灵魂,铂力特的人给外界的感觉是追求极致、充满激情,铂力特又是如何做到的? 随着国家对增材制造的重视,2016年是铂力特生活在聚光灯下的一年, 铂力特如何看待荣誉和期望? 随着3D打印行业进入快速发展期,越来越多的企业进入到金属3D打印领域来,铂力特如何看待越来越激烈的价格竞争?面对金属3D打印产业化进程的加快,铂力特是如何备战航空航天以及牙科等市场机遇的?

带着这些问题,3D科学谷特别与谷友分享《Insights.视角》人物采访系列之铂力特篇,本期对话的嘉宾是铂力特总经理薛蕾博士。

blt_zhuhai_1

图:3D科学谷王晓燕(左)与铂力特薛蕾(右)

能做100分,99分就不行

薛蕾: 西安铂力特激光成形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创始人之一。他以大学副教授身份开始创业,带领公司团队专注金属3D打印科技创新和市场拓展。

本期采访的开篇有点特别,首先让我们开门见山,先睹为快“十问铂力特”。

blt_zhuhai_2

图:铂力特薛蕾

——

一问:怎么看待市场上不择手段的价格战?
薛蕾:冷静旁观、聚焦自身。铂力特真正重视的是:满足客户的真实需求,为客户解决问题、提供价值。客户真的是需要打印一件产品、购买一台3D打印机吗?客户是需要用3D打印技术解决问题、提升企业竞争力。当我们满足客户的需求时,客户一定会觉得“物有所值、物超所值”。说到底我们要的是用户的口碑,口碑最重要。

二问:你希望有一天你的下属说薛蕾你错了,我认为是这样的…?
薛蕾:那是必须的。如果下属一直说我是对的,企业就没有水平了。3D打印是多学科融合的复杂科学,我不可能样样精通。铂力特要想成为世界上卓越的企业,我们的员工一定会在某些方面优于我。

三问:铂力特怎么看待领导人给的荣耀?
薛蕾:荣誉是国家和领导对我们阶段性成果的认可,是过去式,不能代表未来。我们还有更高的目标要去实现,我们会专心地把自己的东西做好,做得好什么都有,做不好就什么都没了。

四问:铂力特基因如此好,你怎么看待?
薛蕾:基因好也是一种压力,基因好就应该更努力,干得更好。

五问:铂力特的人为什么压力大还富有激情?这是靠忽悠来的一种文化么?
薛蕾:是因为我们天生就是这样的人。我们就是有这样的一种“毛病”,能做100分,99就不行,不然就难受。对事业的激情,靠忽悠是忽悠不来的;那一定是发自内心的热爱,是自我实现。铂力特一直关注公司发展和员工自我实现。

六问:铂力特还代理EOS的设备,如何看待这种竞争与合作的关系?

薛蕾:EOS在1989年就成立了,在设备的开发过程中通过市场应用的反馈积累了丰富的经验。铂力特代理EOS的设备是一种优势互补,铂力特在材料工业领域对应用的驾驭能力是EOS所看重的,而EOS的设备经历了这么多年市场化的不断验证其中的经验是铂力特所看重的。

七问:铂力特要求那么高,员工是一味的付出么?
薛蕾:铂力特的要求的确是高了点,员工不达标是会被不断地“蹂躏”,而经受得起“蹂躏”的人,才能获得进步。当然,铂力特也不会要求员工一味地付出,我们从一个“游击队”做成一个正规的公司,持续承认员工的价值,我们也在薪酬上去匹配员工的贡献。

八问:铂力特的压力来自哪里?
薛蕾:铂力特面对的从来都不是家门口的竞争,竞争本来就是国际化的。

九问:铂力特会通过收购的方式进入到上游吗?比如说收购激光器企业?
薛蕾:看是否影响3D打印的核心技术了。另外有的技术目前有点门槛,过段时间没有门槛了,这样的收购就没意义了。

十问:你不怕技术发展到一定阶段就似乎停止不动了,而留有足够的时间给后来者追赶?
薛蕾:我们一开始就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我们认为设备领域会经过三个山头,第一个山头大家把设备攒出来,打印出“形”;第二个山头真正意义上解决市场上应用的需求,打印出“质”;第三个山头是真正意义上的智能化自动化的生产,打印出“自由”。我们现在处于第二个山头,这里面学问很深,而要达到第三个山头这里面挑战更大。

——

 

我们的话题首先谈到行业标杆的问题,薛蕾坦言在国内没有标杆并不迷茫,铂力特的发展是依靠对市场需求的灵敏“嗅觉”,铂力特花了巨大的精力去分析市场真正的需求,并努力满足它。因此铂力特对市场会有自己的前瞻性判断,并在发展中根据市场的需求不断的修正。

国内的标杆没有,那么国际的标杆呢?国际上各家企业都有自己的眼光,比如说对于Concept Laser这样的企业在设备的各个方面体现出金属3D打印进入产业化的需求,而雷尼绍围绕着全流程工艺链在做一个闭环的从设备到软件的服务,铂力特是如何看待金属3D 打印领域出现的这些现象?薛蕾认可同行做的努力都是金属3D打印的发展方向,但从铂力特的眼光看,制约整个金属3D打印技术发展的难点,除了设备本身之外,材料, 特别是为增材制造研发的专用材料,增材制造工艺及材料标准、后处理手段等,都制约了金属3D 打印的发展。

怕不怕被后来者赶上?薛蕾将金属增材制造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各家把设备攒出来,虽然当时的金属3D打印打出来的东西只能具备雏形,但是这是第一步。第二个阶段是真正意义上解决市场上应用的需求,也有的公司没有经历这第二个阶段就直接奔第三个阶段去了,但第二个阶段是攒积实力的真正阶段。第三个阶段是真正意义上的智能化自动化生产,这里面更富有挑战,但只有第二个阶段做踏实了,第三个阶段才顺理成章。

铂力特处于第二个阶段,当下的重点是围绕着产品实现来的,铂力特有个观点,所有的工作,装备的研发,材料的研发,全部是围绕着产品需求来完成。薛蕾认为铂力特的风格是踏踏实实满足客户需求,不做噱头,让市场认可。客户需要提供什么样的金属粉末,什么样的加工工艺,这些都是很现实的问题。而当市场需求准备好了自动化、智能化生产的时候,铂力特会有更足的底气和实力满足用户的第三阶段需求。

围绕着产品的需求,这话听起来简单,执行起来并不简单。铂力特是如何做的?薛蕾谈到铂力特的办法,每个铂力特的销售都需要在拜访客户的报告里面体现出客户提的意见和建议,铂力特的管理层会筛选出哪些意见的确反应了行业的走向,哪些是值得高度重视的建议。

从查看销售收取的客户建议中取得真经,这种接地气的方式哪里来的?薛蕾谈到上学的时候,自己做材料研发,做设备研发,跑市场,判断哪些材料在哪些场合下能用,这些经历弥足珍贵。而这些看不见摸不到的软实力对铂力特的持续发展至关重要,整个3D打印行业的人才是缺的,铂力特将这些软实力的持续发展所需要的人才建立了一个体系,需要哪些人才,就将这些人才放置到哪个方向。薛蕾笑谈这些方向够他们干个三年五年了,虽然目前可以说研发部门薛蕾是“舵主”,但他并不希望这个状况一直持续下去,他期待着有人,有很多人能超越他,要不然企业的水平就提升不上去了,而对于每个人来说铂力特的系统化可持续性发展是最重要的。

如此笃定的钻营应用给铂力特带来不少底气,薛蕾自信铂力特的设备是经得起拆开来看的,拿铺粉的技术来说,并不是一个激光头,振镜,粉末床这些简单的组合。而与国际的金属3D 打印品牌相比,铂力特的看家本事是材料。而对材料的了解会对设备的开发带来一个正向的促进。

与其他的金属3D打印设备厂商不同的是,其他的是从做设备起家,铂力特是从做工艺做材料起家的。铂力特总共280人,80人做研发。做材料起家的铂力特更关注加工中的实际需求,包括加工中的烟尘,粉末损耗,粉末的回收再利用,这些极小的细节正是铂力特这样的有心人善于钻的牛角尖。当所有的设备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都汇聚到山顶上的时候,铂力特靠着对工艺和材料的深刻理解,进一步推动设备的发展。

苦练内功是因为推开门就是国际竞争,在国际市场上拼争出一席之地的铂力特靠的是从不服气。就拿钛粉来说,国际上普遍能做到的是达到7次使用循环就不再用了,而铂力特对于气氛的极致控制可以使其无限次循环使用。薛蕾说他们要整理出一本书,材料领域的“圣经”,这“圣经”中不保密的部分拿出来与市场分享,保密的部分留给自己。而对于金属粉末的业务,铂力特并不想让其“寄生”在设备的大伞之下,而是将其设立为独立的业务部门,在市场上竞争自负盈亏,与全球所有的金属3D打印设备厂商以及终端用户合作。

的确,内功重要,战略布局更重要,国际上没有一家企业像铂力特这样从材料、工艺的角度过渡到设备领域,也没有一家企业这三个领域都自己做。从应用的视角钻研设备,从应用的视角开发设备是铂力特与生俱来的优势。而对于如何看待和处理与国际上的其他金属3D打印企业之间的关系,尤其是铂力特还代理EOS的设备,怎么看待这样的关系发展,薛蕾认为企业的发展是动态的,在不断的接触中,铂力特会发现竞争对手和合作伙伴身上让人敬佩的东西。铂力特本身是家追求卓越的公司,在这条路上发现与之气场相投的“小伙伴”也会向其投一下欣赏的目光。

地利与人和重要,天时更重要。中国的金属3D打印逐渐迎来了产业化的机遇,尤其是牙科市场的产业化正在到来,铂力特看到牙科是一个市场的机会,并不是技术的机会,技术本身并不像航空航天行业那么多学问。铂力特在牙科领域的策略主要就是提供设备与材料,把设备做好,并不进入到齿科打印服务领域,因为这个市场的供应链系统相对比较成熟了。铂力特会持续聚焦主业,聚焦自己“在行的事情”。

而对于铂力特擅长的航空航天市场,铂力特也丝毫不敢松懈,拿珠海航展来说,铂力特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展出了很多新的零件。薛蕾认为四个字概括就是大、特、优、精。

blt_zhuhai_3

图:铂力特镍基高温合金多层薄壁圆柱体

就是尺寸大,航展上展出的直径达576mm的薄壁圆柱件还有高度达到933mm的叶片,这都是市面上难以见到的尺寸,也是铂力特围绕市场需求做的技术研发。指的是材料特殊,铂力特是国内第一家可以做钨的公司,也是第一家可以3D打印铜的公司,并且达到了很高的稳定性,在铂力特的优势材料研发领域,铂力特还将陆续带给大家更多的惊喜。另外一个就是,铂力特不再单纯满足来模型加工,而是希望能够提供给客户更多的设计思路。此次珠海航展上展出的很多拓扑优化展示件就是最好的范例:通过更优的设计实现更优的功能,更轻的质量,而这些特殊的结构恰恰是3D打印的特长。最后是,精度高,出品稳定,铂力特一直着眼于装机件的生产,这对打印过程的控制,工艺品质的稳定,都有相当高的要求,铂力特始终把品质放在第一位,薛蕾自信铂力特产品经得起标准检验,更经得起市场检验。

blt_zhuhai_4
图:铂力特镍基高温合金大叶片

伴随着铂力特的成功,各种荣誉接踵而来。谈到荣誉,薛蕾说关键是自己要清醒,他觉得人盯着什么就很容易得不到什么,因为这些干扰太多了,就没心思做事情了,所以不要自己给自己精神麻醉,能沉得下去是最重要的。

谈到铂力特的优秀基因,材料、装备、应用,铂力特先天的优势都有,薛蕾面对这些优势感到的反而是压力,他说有很多想法要实现,没有合适的人才去做十分“着急”。而中国人的天性可以说是比较随意的,将比较随意的性格打造成工匠精神去做装备、材料和工艺,这中间的挑战是巨大的。

透过这种“着急”笔者看到一种铂力特现象:追求极致,保持开放心态,最重要的是肩负民族使命感。这使得铂力特的人都有了这样的一种“毛病”,能做100分,99分就不行,要不然就难受。不过这个“毛病”看起来是有好处的,让人在追求事业的同时,得到另外一种东西,这种东西叫做成就感与快乐。

版权所有3D Science Valley, 转载请链接至:www.51shape.com
网站投稿请发送至editor@51shape.com

分享:

你可能也喜欢...